您的位置:首页 - 校友风采 - 校友文苑
分享到

杨碧薇诗选(一)

发布人:超级管理员资讯来源:海师校友会 发布时间:2017-03-22 15:01:34点击数量:14

杨碧薇,云南昭通人

诗人,作家,现居北京

海南师范大学12级文学院研究生

文学 摇滚 民谣 旅行 摄影 电影 美食


12

Hey,man!

Hey,man

你在众生中找到我时,我周身的碎片

攒着劲儿笑

这些年,我努力拼合它们

掩饰不了的裂缝

就交给仙人掌,打发给刺猬

 

我从未奢望过完美,也不准备

伪装成女神

二十余年薄纸上独行


我为穆斯林堕过胎,在佛教徒怀里痛哭流涕

众多无神论者,我轻慢他们的调情


我受过洗,从琼州海峡的波涛里站起

重新迈出子宫,带着旧错的胎记

 

我也曾在雪天自杀;为文艺男吃紧急避孕药

一个夏天长胖十斤

发誓不再自残的时候,失望已被剖成刀痕


一条条,撕拉着手臂的风霜

被执念控制的日子

我透支了风暴、古寺、孤山与流水

还好,当我像抱着一堆灰烬那样

抱着自己,还有在阳光下流泪的能力

 

Hey,man!

这样的时刻,你为什么来了

我相信你的怀抱充满我受伤的骨头


也充满

天空深刻的虚无

你走,我不会挽留

你来,我会饮下毒鸩,梳洗好长发

让你在我的残余里惊尘滚滚,策马扬鞭

 

2016-9-17 云南昭通


12

白露,独坐阳台

推开落地玻璃门,将阳台献祭给

白露,和它背靠的夜晚。

整个长安城虚肿的灯火,向你扑来。

你并不倒退,

这病痛的浮华外,你属于另一种

永恒的黑。

 

风吹灭烟头,那团黑覆盖你。你还是

无法深入它的内部,打破它的细胞壁。


这世上,绝大多数光明,

你不能理解;

它们不一定比你伟大,但一定比你有力。

你想到故乡昭通,在北门墙根下算命的瞎老人,

她空洞的眼睛盯着你,也盯着你身后的

乌瓦、白鸽、谁越逼越近的脚步。


你想到朋友替你看手相,

香辣蟹刚端上桌,你抿完一口红酒,

摊开手掌,曲线们飞速奔跑,遮掩起

命运的表情。


你想到《红楼梦》,那些你爱的人儿,

最终穿上粗布,埋头扫寺中落雪。

你想摇着他们的肩膀,问:

究竟怎样,才能克服记忆、繁花

及廉价的深刻?

 

你想到这个阳台,若往前跃出一步,

将终结令人羞耻的巷战,

把绝望过渡给亲人。


但你仍然一动不动,坐着,迎着冷风,继续回忆

五岁那年,你趴在祖父家长凳上学唐诗,

得知死去的古人不会再回来,

你一边背诵李白,就一边放声大哭。

二十多年过去了,你的皮囊一直在变,

困扰着你的,还是当年的问题。

 

2016-9-30 陕西西安


12

北京:雪

踩在白上

白咯吱咯吱,清脆,有回声

仅仅一个晚上,白

皮开肉绽,露出肮脏的骨骼

 

三杯两盏后,夜更深

寒鸦倒挂冰凌,将每一次坠落

拿捏得不动声色

在死亡现场,有人投骰、清谈、畅饮

破旧的神像闭上眼睛

 

大地回归寂静,托稳一个

走向雪的背影

他是最早读懂荒诞国的人

曾让小丑咆哮,给书生喂下过春药

他最早,在打开军火库与放下枪炮之间撕裂

 

2015-11-24 北京

12

边界

那年冬天,在滇缅公路上。景颇族朋友说,

别回头,把黄昏走完,

很快就能进入缅甸。北回归线的虫子不会冬眠,

在密支那的丛林里唱歌,一出生,便唱到死。


二十岁,在东兴。身姿轻盈的越南奥黛,

从桥对面的芒街走来。我脚下是闪光的北仑河,

数不清的无名枯骨,随河底暗流,

摆渡于两岸间,渴望最后的归宿。


还有烟雨中的满洲里。站在北国第一门下,

不知名的野花,从这头燃到那头。

陡然雷炸,头顶的乌云,

在我的碎花伞上,来回飘,来回跑。


最记得在丹东,春寒倒袭。

红菇美蚬之夜,

我的视线,在斑斓的灯火中惝恍,

穿不透鸭绿江对岸冰冷的死寂。

 

是啊,还有多少死寂,正在成为我的一部分。

它们撕咬我的同时,

也被我设立的边界搏命抵挡。

这些年,在小得可怜的自留地上,

我不断挪动着界碑、石块和铁丝网,

但始终,难以拥抱更大的自由。

现在,我登上鸡公山,站在

往外凸出的悬崖一角。


高原上的大雾,让我与所身处的大山包,

彼此难辨对方的面目。

眼前是白气,

足底是深渊,

不转身,何处还有路可走?

新的边界又等着我去划定,

稍有偏差,我便会听到对岸的鸣枪,

它并没有惊动山中的游客,

只是在我心里一阵又一阵回响。

 

2016-9-12 云南昭通


12

孤女

我已心有所属,

但我不说。说了,你们也不会懂。

 

懂了,也没人相信,

包括我。

 

凌晨时分,我站在镜子前看自己,

怎么看都像个妖精

——她嘴唇鲜红,饱满、陌生又邪气。

我手指一抖:她会不会冲出我的身体,吃了我?


那个真实的我,

真的强大过

教化的我?

 

我穿上一件件美丽的衣服。

我脱下一件件美丽的衣服。

穿穿脱脱,一如爱情进进出出。

最后都是荒芜,

诞生即荒芜。

 

狮子不会陪我到地老天荒,

它要去草原上做王。

我在海边建造木屋,四面漏风,罂粟绚烂。

 

我带着罪来到这世界,

又原模原样地离开。

至死不愿承认:

挂了一生的十架,

上面钉着的人是自己。

 

我团团乱转

我团团乱转

我父啊!……

 

2016-11-3 北京


   新浪微博:大榕树下的海师人  微信公共服务号:海南师范大学校友会  或 hnsdxyh  QQ:194558837 邮箱:19455837@qq.com 
Copyright @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海南师范大学校友会   电话:0898-65813101  传真:0898-65813101  地址:中国 海南省海口市龙昆南·99号 邮编:571158